首页 > 资讯 正文
小说谢天 欧阳小律《灵气复苏:开局有人要杀我》在线全文阅读

时间:2022-06-09 02:32:49作者:小夏

小说:灵气复苏:开局有人要杀我

小说:都市

作者:西门八戒

角色:谢天 欧阳小律

简介:有一天,江行一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要杀他!他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,直到有一天住在隔壁的大叔被人杀了!江行一才发现,原来自己早已被凶手给盯上了。

《灵气复苏:开局有人要杀我》免费阅读

高三放假期间。

有一天,江行一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了一条信息:

【他叫江行一,我一定要杀了他。】

尼玛!

是谁在恶作剧?

这种玩笑好玩?

江行一立刻就不乐意了。

哪个混蛋这么无聊?

对方的ID叫马元高!

但是点开对方的头像,什么好友添加记录,聊天记录,一概全无,就好像此人是凭空出现的。

朋友圈根本就不认识这号人物……是某个无聊的同学开的马甲?

简直无聊!

江行一不甚在意,难得放假,可不要因此而坏了心情,等到时候开学再问一下,看是哪个坏蛋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消遣自己,到时候绝对绝对,要让他知道,为什么花儿会那样红!

……

7月5号。

丽隆花苑A栋402。

这一栋楼的楼层被刑警接管,一个法医经过现场医学勘察后,向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报告道:“死者的死亡时间初步预计是早上九点。一击毙命。杀人凶器应该是比较常见的匕首。最为麻烦的一点,死者的心脏不见了。”

受理这次案情的是奉城刑事科人称‘猛虎’的谢天和,平日雷厉风行,经他手成功破获的案件不计其数,年龄不到四十,已是刑事科的二把手,位列大队长之职。

“这已经是第三起了。”谢天和刀削般的脸上,很是难看,他不是没有跟穷凶极恶的歹徒打过交道,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,这么被动!

今天发现的死者,心脏被人挖空,这是迄今为止,第三起器官被盗,也是连环凶杀案中的第三起牺牲者。

其中,第一起,第二起中的死者,肝、脾分别被盗走。

凶手每杀一人,就会拿走死者身上的一个物件!

可谓歹毒至极!

“凶手为什么要将五脏盗走?杀人的动机是什么?这几个死者有什么关联之处?”谢天和陷入了深深地沉思。

“这次的死者,名叫方景明,40岁,阳城人士,在奉城工作,在奉城已经有十多年了。家庭状况,妻子张丽梅,发现死者的就是他的妻子,他的妻子在一家化工厂上班,这几天是晚班,早上回来的时候发现丈夫倒在血泊中,第一时间报了警。死者有一个女儿,在老家念书,目前上小学。死者性格和善,据死者一起工作的同事介绍,死者为人内向,一向老实巴交,社会关系并不复杂,几乎没有什么与之交恶的人。”

一个年轻的刑警走进来,手上捏着一捆厚厚的调查报告,这些信息是调查组提供的。

“队长,结合之前的资料不难发现,这是一起性质极为相似的恶性犯罪!”小律的陈述还是一如既往的简单、整洁,这是他的一项优点,要不然也不会被挑剔的谢天和一眼相中,警校刚毕业,就被调来了刑事科,前途无量。

原本过来是要大展身手的,结果马上就遇到了这起连环杀人案,奔波了三个月,几乎没有闲暇的空隙。

相比刚来刑事科报到的朝气焕发,现在,已然瘦的不成人样。

因为每晚都会失眠一下!

这个案子其实并不复杂,只是凶手凶残程度,出乎了刑事厅全体同仁的意料,奋斗了三月有余,仍旧没有找到一点头绪!

凶手是谁?

凶手的动机是什么?

凶手为什么要拿走死者的器脏?

他是在向刑事科挑衅,还是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?

什么都不知道!

便连凶手的画描都做不出来!

空白!

完完全全的空白!

“人有五脏,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五个脏器,凶手已经拿走了心、肝、脾,剩下的肺、肾还没完成,他一定会再次寻找目标,再次杀人。”谢天和心情异常沉重。

小律一筹莫展,涩声道:“队长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他们办案不力,早已被上面批评了好几回了,队长更是被批成一只没有牙的病虎。

“我去问问死者的邻居看看早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动静。”

当谢天和敲响隔壁403的时候,江行一还没睡醒,迷迷糊糊中听到叫门的声音,他窝在被窝里嘟囔了一句,“谁啊。”

最后,掀开被子,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发型去开了门。

“哪位?”

“我是奉城刑事科的第一大队队长,谢天和,这是我的刑警证件。有事想要问你一下。”

见是刑警,江行一脸上诧异了一下,接着有些歉意的说道:“麻烦你在客厅稍微等候一下,我刚起床,我可以先洗把脸吗?”

“没事,我先去大厅等你。”

等到江行一洗漱完毕回到客厅的时候,客厅里还多了一个年轻的刑警,看起来像是警校刚毕业出来的。

“这是我的同事!”谢天和简单介绍了一句,没有多余的废话。

那个年轻的刑警冲着江行一点了一下头,一双明亮的眼睛在客厅扫来荡去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,一副怪好奇的模样。

“大厅里的陈列貌似很简单呀,单身生活的痕迹很明显,这屋子,只有你一个人在住?”欧阳小律自话自说,陈述的事实八九不离十。

废话,没看到屋子里就一双鞋子好嘛,这种程度的推理就不要拿出来炫耀了,江行一忍不住在心里腹诽。

“嗯。”

人家问话了,还是如实交代一下吧。

“不会吧,你看起来年纪不大啊!”

也难怪小律会大惊小怪了,因为江行一怎么看,都像是一个在读高校生。

“我今年高三,爷爷身体不好,爸妈回去照看了,一个人住有什么问题吗?”江行一闷闷的说。

“哈哈,哪里有什么问题,话说回来,你好像对刑警很排斥。”欧阳小律摸着下巴。

江行一脸黑了下来,平白无故的谁会喜欢刑警,只要有你们出现的地方,你觉得可能会有好事发生吗?

“哪里哪里,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们这群不畏艰险,冲在一线、作风勇猛的战士同志。”江行一阿谀奉承了一把。

“哈哈,队长,我发现有点喜欢这个不老实的家伙了,喂喂,我说高中生同学,我和队长坐了这么久,你就没有一杯水招待的吗?”

圈圈个叉叉,你全家不老实!

喝水,喝你个大头鬼!

对于这种没脸没皮的家伙,江行一只想说一句,妈卖批哦!

最后,水还是给倒了!

没办法,那个从进门之后就一直默不作声的大叔可是有亿点点吓人呐!

江行一正襟危坐,等待问话!

“小律,我们走吧!”

江行一:“……”

小律:“……”

什么鬼?

特么的一大早把人吵醒了,拍拍屁股这就走啦?

大叔,你不按常理出牌,我可是要投诉的!

将二人送到门口,隔壁嘈杂的动静引起了江行一的侧目。

难道说?

百年一遇的凶杀案就在隔壁!

唔,隔壁住的好像是一对夫妻,平日里早出晚归的,很少见面,所以也谈不上什么熟悉,不过,抬头不见低头总会见到。平时碰到,也会打声招呼的。

有一次,隔壁大叔还送了一个西瓜给他。那西瓜可甜了,据说是从乡下带过来的,江行一直到现在,都还会回味一下,那是他吃过最甜的西瓜。

总之,是一对和善的夫妻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