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 正文
乡村桃运小仙医array(2) { [“error_code”]=> int(18) [“error_msg”]=> str

时间:2022-06-09 04:37:18作者:小张

小说:乡村桃运小仙医

小说:都市

作者:生产队的驴③

角色:array(2) {
[“error_code”]=>
int(18)
[“error_msg”]=>
string(34) “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”
}
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

简介:村里有名的大傻子张继宗,突然有一天能治病,妙手回春。会种田、财源滚滚。精卜算,料事如神。心地善,带领全村走上发财致富路。“张继宗,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?”祝妙玉气势汹汹地揪住了他的耳朵。“妙玉姐你放心,我不该傻的时候,绝对一点都不傻,保管顶用!”

《乡村桃运小仙医》免费阅读

七月盛夏,天气热得像是下了火。

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河,蜿蜒而下,在大槐树村这里拐了个弯,奔流向海。

徐徐凉风,夹杂着湿润的水汽扑面而来。

祝妙玉情不自禁深吸了一口,心旷神怡。

她拿着香皂,在自己光滑细腻的肌肤上涂抹了一遍,一时间竟然分辨不出白色的泡沫和她如玉的肌肤到底哪个要白几分。

“长那么大有什么用,整天坠得我肩膀疼。”

祝妙玉低头瞄了一眼,自哀自怨地嘀咕道。

自从三年前死了丈夫,她就成了寡妇。

偏偏婆家势力大,当初结婚的时候,父母还收了一大笔彩礼钱。

她二十八岁就守了寡,想改嫁又不行,心里怎能没点怨气。

茂盛的芦苇荡,在微风吹拂下发出沙沙的响声。

祝妙玉手上按着光滑的肥皂,沿着曼妙的身体曲线转着圈的涂抹。

水下,庞大的黑影快速的潜行,以极快的速度游了过来。

祝妙玉浑然不觉,开心地哼着小曲。

哗!

水面上突然炸开浪花。

黑影猛地破水而出。

“哇~~~”

张继宗张牙舞爪,做出凶恶的模样。

“啊~~~!”

祝妙玉发出刺耳的尖叫,瞬间魂不附体。

她慌乱地往后退去,却不防脚下一滑,霎时间一骨碌消失在水面上。

“妙玉姐?”

张继宗瞪着憨傻的眼睛看了半天,迟钝的大脑才反应过来。

“不好了!妙玉姐落水了!”

张继宗虽然傻,但也知道人掉到水里会死。

他姐姐经常叮嘱,不让他到金水河边玩。

哗啦啦~

张继宗手脚并用,强壮的身体撞开水流,大步来到祝妙玉落水的地方。

一条白得晃眼的美人鱼正在水底手脚乱挥,一连串的气泡从她的嘴中冒出。

“妙玉姐,我来了!”

张继宗深吸一口气,腮帮子高高鼓起。

他瞅准位置,噗通一声扎进水中。

片刻后。

哗!

水花再度炸响。

张继宗高大强健的身躯上,祝妙玉如同八爪鱼一样挂着。

她湿淋淋的秀发贴在脸上,张开嘴吐出股股清水。

“妙玉姐,你没事吧?”

张继宗知道自己闯了祸,语气中透出心虚。

突然,剧烈的痛楚从肩膀上传来。

“妙玉姐,你别咬我,我知道错了!”

“我给你学狗叫,汪汪汪!”

张继宗两手乱摆,大呼求饶。

“哼。”

祝妙玉这才想起来,对方不过是个傻子。

她撩开挡住视线的湿头发,掩耳盗铃一般用手臂挡住壮观的胸怀,从张继宗身上下来。

“二傻,我不是让你去把风吗?你躲水里干什么!”

祝妙玉阴沉着脸训斥道。

“我……妙玉姐,我就想吓唬吓唬你。”

张继宗低着头手足无措,就像犯了错的孩子。

“还吓唬我?”

祝妙玉伸手捏住他的耳朵,狠狠地一扯。

“哎呦呦,妙玉姐你别揪了,耳朵快掉啦!”

张继宗歪着脑袋痛苦地喊道。

祝妙玉足足扯了半分钟,才把手松开。

“要不是看在香兰的份上,今天非得揍你不可。”

“赶紧干正事去,有人过来你就报信,听到了没有?”

张继宗垂头丧气:“哦。”

他转过身,委屈巴巴地往河岸走去。

“唉,真是……”

祝妙玉望着他的背影,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在河里洗澡,你居然就想吓唬吓唬我?

当然,如果不是这样,祝妙玉也不可能让他来给自己放风。

只不过,心底总有些难言的情绪,让人无法释怀。

青翠茂盛的芦苇荡中,张继宗闷头沿着小路前进,嘴里絮絮叨叨。

“我就吓你摔了一跤嘛,揪得我耳朵那么疼。”

“你抓着我,给我把耳朵后面都挠出血了,我都没有说。”

“敢揍我,我就回去告诉我姐。”

“上次你说让我放风,给我两块糖,你还没给呢,妙玉姐说话不算话。”

在他经过后,路边的芦苇窸窸窣窣作响,很快钻出一个高瘦的人影。

“原来祝妙玉在这里洗澡,让二傻子给她放风!”

赵天龙眼放邪光,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张勾人的狐媚脸。

祝妙玉,十里八村有名的俏寡妇!

从她嫁过来那一天,赵天龙就惦记上了,可惜一直没机会得手。

天赐良机啊!

赵天龙心头火热,迅速沿着张继宗来时的方向,朝着河边奔去。

祝妙玉被扫了兴致,简单地清洗了一番就回岸上去穿衣服。

“傻头傻脑的,一点都不顶用。”

“香兰摊上你这么个弟弟,真是倒八辈子血霉了。”

她把晒得暖烘烘的衣服穿好,拿起挂在芦苇上的毛巾擦拭头发。

“嘿嘿嘿。”

一阵淫邪的笑声在身后响起,祝妙玉悚然而惊,猛地转过身。

“妙玉呀,二傻子他不顶用,我顶啊!”

赵天龙搓着手向她靠近,口水都快流了出来。

“你要干什么?!”

祝妙玉脸色发白,厉喝一声。

“别装啦,你想要什么,哥哥心里清楚。”

赵天龙打了个眼色,“来,让哥哥疼疼你。”

“赵天龙,你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,我要是喊出来,看你往后怎么做人!”

祝妙玉心下焦急。

她声音那么大,张继宗那个傻子怎么还没听到。

“哥哥今儿个就不做人了,我呀,要做一回禽兽。”

话音未落,赵天龙猛地扑了上去,一把捂住她的嘴。

“来人啊!”

“救命啊!”

“二傻子,快来救我!”

祝妙玉张开嘴,狠狠地咬在对方的手上,趁着赵天龙缩手的时候,拼命地叫喊起来。

“住手!”

张继宗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。

“不许欺负我妙玉姐。”

他皱着眉头,生气地喊道。

赵天龙先是一慌,看到张继宗傻头傻脑的样子,顿时底气大增。

“臭傻子,不关你的事,赶紧滚!”

“小心老子弄死你!”

张继宗因为脑子不好使,在村里连三岁的孩童都敢戏弄他,登时害怕起来。

“继宗,打他!”

“打他啊!”

“你长那么大的个子,一定打得过他!”

祝妙玉扯着嗓子大喊。

张继宗见到她苦苦挣扎的样子,一股火气顿时涌了上来。

“呀呀呀!”

他挥着拳头,如同蛮牛一样冲了上去。

“臭傻子,你还真敢动手!”

赵天龙怒不可遏,用力把祝妙玉往旁边一推,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。

张继宗体壮如牛、力大无穷,一下就把赵天龙扑倒在地上。

“臭傻子,你给我滚开!”

“老子弄死你!”

赵天龙挣扎不休,嘴里不断叫骂。

“不许你欺负妙玉姐。”

张继宗虽然力大,但是天性善良,只是按住对方的手臂。

“我艹你……”

突然,赵天龙手上摸到了一块尖利的石头。

他眼中凶光直冒,攥紧了石头,用尖锐的一端用力刺向禁锢住自己的手腕。

“哎呦。”

张继宗吃痛后,赶忙缩手。

“小心!”

祝妙玉本以为大局已定,正惊魂未定时,却看到赵天龙拿着石块,狠狠地砸向了张继宗的脑袋。

嘭!

“艹!死傻子!”

嘭!

“你特么再给老子狂!”

嘭!

“让你多管闲事!”

赵天龙杀红了眼,一下又一下把染血的石头砸了上去。

张继宗感觉有什么热热的东西,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。

他还没看清,眼前突然发黑,金星乱冒,软软地倒了下去。

“艹,晦气。”

赵天龙费力的推开他的身体,爬了起来。

他低头看着一动不动的张继宗,脑袋上的鲜血泊泊流淌,打湿了地面。

凉风袭来,赵天龙终于恢复了几分清醒。

“杀人啦!”

“赵天龙杀人啦!”

祝妙玉骇得魂不附体,撞开茂密的芦苇丛,一边跑一边大叫。

“别叫!再叫老子连你一起弄死!”

赵天龙凶性大发,朝着她追了上去。

而躺在地上的张继宗,生死不知。

“白胡子爷爷,你为什么要走啊?”

“因为爷爷大限已到啦,这是天命,谁都没办法。”

“那……你可不可以不走呀?你走了我会想你的。”

恍恍惚惚中,张继宗脑海中闪过很多儿时的画面。

那时候,他还不是大槐树村的二傻子。

小时候的他机灵又活泼,很讨人喜欢。

“继宗。”

浑身被迷雾一样光团笼罩的老人,轻轻呼喊着他的名字。

“以后这片山,这片水,就要靠你啦。”

“过来。”

小小的张继宗怯怯地走上前去。

一只苍老干枯的大手温柔地按在他的脑袋上。

“爷爷给你一样东西。”

“此举悖逆天道,若是让天机察觉,你必有灾祸加身,性命不保。”

“唉……你先糊涂几年吧。”